您的位置: 江门信息港 > 养生

一场延迟的误会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2:01

恋爱中的女孩对众目睽睽的热吻有着不同程度的期待。如果这样的亲吻能够以海边的沙滩或者黄昏的咖啡馆为背景定会妙趣横生。二十岁的晶晶也怀着同样炽热的梦想,她希望能够在星空下的公园长椅上接受童林火热的唇印。然而,童林对公园的长椅有着别人难以理解的仇视。在他看来,那些油漆剥落的长椅隐藏着黑色的毁灭,至少预言了伤痛的离别。单纯可爱的晶晶无法理解童林三番五次地拒绝接吻,甚至拒绝走近长椅的隐情,正如童林无法理解那场延迟的误会深深埋藏的一个秘密。  那时,童林与前任女友梅子的恋情正如火如荼。  春天的月季公园,繁花似锦,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幽香。在一次漫长而温馨的散步之后,梅子邀请童林到长椅上休息片刻。在一条油漆剥落的长椅上,疲倦的梅子慵懒地依偎着童林的肩膀,嘴里哼唱起一首甜美的爱情歌曲,和煦的春风充满了醉意,吹拂着梅子飘逸的秀发。忽然,梅子离开童林的肩膀,我的眼睛被风沙迷住了,她着急地说,一边用右手揉搓着眼皮。童林知道这是在暗示他我们现在可以接吻了。不出所料,当童林转过身后她被风沙迷住的眼睛就恢复了正常,清澈的眼神充满了柔情蜜意。在与梅子恋爱的过程中,童林总是拒绝着亲吻这种神圣的爱情仪式。原因很简单,梅子是个酷爱韭菜和大蒜的女孩。每逢这种时刻,童林便熟练地从随身携带的烟盒里甩出一支香烟,而梅子对烟雾的刺鼻有着本能的反感,因此,眼前的似水柔情顷刻间便消失殆尽。不幸的是,此时童林口袋里的烟盒已经空了。这尴尬的一刻,他真的希望有人向他兜售鲜花或者问路什么的,哪怕是故意找茬也好。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幸运的是,这时童林的手机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救命的稻草。  是童林的朋友杨涛打来的电话,他在欣喜之际听到的却是朋友歇斯底里的吼叫,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怎么了?那条信息怎么被他知道了?童林被连珠炮式的问句弄得不知所措,什么怎么回事?和谁怎么了?哪条信息?童林简短的反问平静了杨涛的语气。这样告诉你吧。黄唯认为你一直在欺骗朋友的感情,他认为你是个骗子,懂吗?好好想想那条信息的来龙去脉吧!  童林正欲寻问事情的原委,电话里已经响起挂机后的“嘟嘟”声。困惑不已的童林气愤地把手机摔在了长椅上,他现在发觉朋友来历不明的误解比梅子期待的热吻更使人惧怕。童林好奇地问梅子,今天是愚人节吗?就在这个时候,童林得到了那个响亮的伤痛的巴掌。梅子咬紧嘴唇气咻咻地说,你是个骗子,大骗子,你从来没有爱过我!说完,梅子哭哭啼啼地跑开了。望着梅子远去的背影。童林陷入了极度的迷茫和恼怒之中,他狠狠地朝屁股后面的长椅揣去一脚,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现在,两种感情危机同时摆在童林面前,一种是爱情,一种是友情。爱情是酒,热烈而又刺激;友情是茶,平淡却回味无穷,总之都是童林百无聊赖的生活必需的两种饮料。问题是,现在的你该怎么办呢?童林认为,梅子对爱情的怀疑和误解是很容易驱除的,他欠她一个及时的热吻。换句话说,童林只要与梅子在公园的长椅上重新完成一次接吻活动,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便会涣然冰释。而之于黄唯呢?童林根本无法想象他会在和平相处的日子里说出如此恩断义绝的狠心话,他清楚地记得三天前收到过黄条关于友情的祝福短信,他甚至还不知道黄唯与杨涛提及的那条致命信息的准确诞生日期。因此,要度过这场突如其来的友情危机首先应从那条信息入手。可是,那条毒害友情的信息怎么会同时出现在黄唯和杨涛的手机里呢?  说说吧,那条信息都说了些什么?童林打开两瓶香槟,递给杨涛一支红梅牌香烟。杨涛已经淡忘了那条信息具体的措词,从黄唯的转述中他得知那是一条满是抱怨和哀叹的信息,他呷了一口香槟,吐了一个优美的烟圈。他说,你嫌他睡觉打呼噜影响你休息,嫌他的袜子又脏又臭,要命的是你竟然计较那区区四百块钱?你仔细想想,有没有给我发过类似的诉苦信息。童林知道那是两年前的一段往事,他沉默了片刻,然后从睡椅里站起来,双手插在裤袋里,在不足二十平米的屋子里来回踱步。他说,我承认确实发过那样一条信息,我的难言之隐当时你是清楚的,可问题是他怎么会知道呢?童林疑惑不解地审视着杨涛。是啊,他怎么会知道呢?那条信息本应该是咱俩之间的秘密。杨涛的提醒使童林审视的目光变得咄咄逼人,这让杨涛发觉话题的焦点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这激怒了怀着友好和善意而来的杨涛。什么?难道你怀疑是我向他泄露了那条信息?其实,这时的杨涛不知道童林沉思时脸上的表情会习惯性地凝滞,即使坐在他面前的不是杨涛而是一尊静止的石像,他也会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它,以期望从它身上得到某种神秘的暗示。你急什么?童林和颜悦色地说,我如果怀疑是你向他告密,干嘛还准备两瓶盛情的香槟呢?  两年前,西马炼油厂的工人童林是个洁癖十足的青年。他讨厌“集体”这个过于笼统又乱哄哄的词语,集体宿舍、集体旅游、集体就餐都是童林深恶痛绝的对象。他认为,“集体”便意味着空间的瓜分,细菌和病毒的肆意传播。你可以想象一群口臭的男人唾沫飞溅的场面多么令人恶心。因此,童林选择了郊区一间廉价的出租房作为生活的栖息地。  那时候的黄唯刚刚失业,终日饮酒度日,蓬头垢面、形容猥琐。作为朋友,童林实在找不出拒绝他联合租房的委婉请求。但是,童林有言在先,联合租房的前提是黄唯彻底抛弃邋遢的恶习,这是他接受同居一室这一现实的底线。黄唯知道童林有洁癖,欣然答应了他的要求,可他在内心深处鄙视着所有有洁癖的男人,把房间弄得明净如洗,那是女人才应该有的想法。  让一个已经严重邋遢的男人重新清洁起来,其难度不亚于教会一只鱼唱歌。不出童林所料,黄唯到来后的第二天,屋子的一角便多了一双臭气熏天的黑色棉袜。一双臭哄哄的袜子已经到了童林的感官所能忍耐的极限,他想如果再多一双臭袜子他就直接把他赶出去。可是,使童林哭笑不得的是,第三天那双黑色棉袜变成了白色。  平息了袜子事件的烦恼后,童林又陷入了新的困境。凌晨一点,准时从黄唯口中发出的巨大鼾声在狭小的空间里雷鸣般地回响,童林经常从香甜的睡梦里惊醒,后半夜只能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度过。白天的八个小时,童林几乎是在梦游的情况下继续着繁复的工作,有一次他因为瞌睡险些致使输油管道发生爆裂。在工作总结会议上,领导们把童林当作敷衍了事的典型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童林有时候真想把黄唯的臭棉袜塞进他的嘴巴里,可是他又摇了摇头,他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朋友。  据童林的回忆,围绕那场误会的细枝末节中,金钱和女人是两个关键的词语,它们迫使童林发出了那条后患无穷的信息。这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童林脆弱的世界观,使他相信金钱和女人是所有罪恶的源泉。  在一个冬雨淅沥的傍晚,黄唯告诉童林第二天要去深圳参加一个外企的面试,从他吞吞吐吐的表情童林知道了朋友资金短缺的难言之隐,他二话没说从崭新的皮夹子里拉出四张红色的票子递给了黄唯,并祝他面试顺利过关。令人费解的是,两天后黄唯便西装革履地走进了出租房,两天的时间连往返的车程都不够。当童林惊奇地发现黄唯背后紧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的时候,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好你个黄唯,你竟敢耍我!想想这段时间以来黄唯给他增添的诸多烦恼和眼前的欺骗,童林满腹怒火,他冷冰冰地找了一个借口,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外套,溜出了门外。  出门后,童林骑上新买的爱玛牌电动车,顺着一条坑坑洼洼的石子路朝田野方向驶去。户外清新冰凉的空气吹熄了他心中的怒火,可他仍然想不通黄唯怎么会是那种徒增烦恼又善于谎言的朋友,难道是我交友不慎?他马上又否定了这个残忍的判断,因为就是在脚下这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上,他和黄唯、杨涛一起走完了小学和初中。这时阴晦的天空又飘起了毛毛细雨,童林把电动车停放在路旁一棵法国梧桐下,他瘦弱的身体在单薄的衣衫里不住地颤抖。我该怎么办呢?童林无奈地想,或许此时此刻只有杨涛可以给他指点迷津了。就是在这棵法国梧桐下,童林打开手机编辑了那条冗长的诉苦信息,杨涛给了他简练却十分精辟的回复:有话直说。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童林决定采取折衷的办法,如果明晚那女人还不离开的话,他就向黄唯和盘托出。  晚饭后,童林回到出租房,找了一个新的借口,换了一件衣服,迅速离开了房间。这是童林一次见到黄唯,他知道那晚的黄唯有了一次风流快活的经历。后来,据那位络腮胡子的房主的叙述,第二天上午黄唯独自离开了出租房,乘车去了火车站,那个不明身份的女人不知去向。童林注意到房主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鄙夷和不屑。  至于黄唯不辞而别的原因童林无从查起,他给黄唯打过很多次电话,每次只听到同样的提示语: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童林知道他对自己的号码设置了来电防火墙,这是黄唯逃避他人惯用的手段。黄唯的神秘失踪让童林情绪低落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频繁地向杨涛发出求救信息,而杨涛的回复总是简练而又精辟:或许那个号码已经是空号了。  黄唯的现身发生在半年之后。他在给童林的电话里用幽默诙谐的方式作了开场白,他说那天走得匆忙,忘了打个招呼,对此他表示诚恳的道歉。他现在是沈阳一家外贸公司的职工,并且有了心爱的女友。虽然,黄唯粗糙的解释存在明显的漏洞,可是半个小时的通话过程充满了欢声笑语,这打消了童林心中淤积的内疚和疑虑。总之,童林对黄唯当初的不辞而别原谅了他也原谅了自己。  童林对那段往事的回忆也只有这么多了。他发现那两个尖锐的疑问依然矗立在他的面前:黄唯是怎么知道那条信息的?他为什么会在两年之后旧事重提呢?童林想起杨涛曾经给他的建议,有话直说。现在是该有什么说什么了,这场匪夷所思的误会远非字谜游戏那么简单。童林找到黄唯的手机号码,忐忑不安地按下了拨号键,只听见电话里传来让人绝望的提示语: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童林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个单调熟悉的提示语在向他郑重宣布:友情已经死亡!童林声嘶力竭地冲着灰暗的天空骂了一句: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拯救友情的计划以失败而告终,童林心灵深处多少有些伤痛,但更多的是愤怒和疑惑。用他自己的话说,与黄唯这种人交朋友比他妈谈恋爱还难。这时童林想起了梅子,想起那个黄昏响亮的巴掌带给他的火辣的刺痛。无论如何,童林发誓一定要使梅子相信他是多么地爱她。  童林打电话约梅子在“席殊书屋”见面。为了勾起梅子对初次相遇的浪漫回忆,童林特意穿上了那件深蓝色真维斯T恤,当他发现梅子穿着那件米黄色的束身衣,怀里抱着两本厚书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的忧虑便一扫而光了。  你还是那么美!童林嬉笑着称赞。梅子把书丢在面前的玻璃书桌上,平静地坐到童林的对面,目光有意避开他的直射落在旁边的文艺类书架上。片刻的沉默后,童林忽然抓住梅子温柔的细手,小梅,请你原谅,那天……梅子触电般地抽回了那双手,她不耐烦地紧绷着脸说,我今天不是来听你诡辩的,我来向你道别,我们在此分手吧!  分手?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请你告诉我为什么,童林无法接受这一悲伤的噩耗。为什么?梅子揶揄地反诘一句。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我看透了你虚伪的本质,我恶心你的逢场作戏。我今天之所以穿这件衣服,就是想让我的爱物归原主,我的爱只属于我,而不属于你!童林永远也想不到今天的约会是为了告别,一个为了告别的约会,这个世界简直太疯狂了,疯狂得让人欲哭无泪。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绝情话呢?童林几乎是抽噎着乞求着说。我绝情?绝情的是你而不是受伤害的我!梅子抓起玻璃书桌上的书塞进自己的棕色女包,站起身来打算结束这次悲伤的约会。这一刻,童林确实有拦住梅子的冲动和柔情,可他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出一句可以扭转局面的话来,原来他们的爱情很久以前就葬身在冰冷的海底,之所以能够延续到今天完全是一种错觉,问题已经不再是欠缺一个深情的吻那么简单了,就像黄唯的手机号码或许很久以前就成了空号。  童林走出了书店,泪眼模糊的他感觉眼前的世界是用幻觉和荒谬编织起来的,只有脚下的台阶依然整整齐齐。同志,你的手机落下了,上面还有一条信息。书店老板的喊叫把童林从迷幻的痛苦中拉了出来,手机?信息?童林迟疑了一下,他敏锐地察觉到眼前的这一幕在某个特定的时空里发生过。可是,究竟是什么时间又是什么地方呢?童林接过手机看到是杨涛发来的信息: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这条信息再次引起童林对黄唯事件的思考,他在回忆里搜索刚才的那一幕与那两个依然存在的疑问之间的桥梁,终于明白了黄唯为什么会知道那条信息的内容。  在童林曾经的回忆里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在一次见到黄唯的那晚,童林出门的前一刻,黄唯曾经用他的手机打过一个订餐电话,他还给童林手机的时候说过一句,给你的手机,上面还有一条信息。黄唯肯定是在那个时候无意中发现了那条后患无穷的信息。  童林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欣喜若狂地操纵着键盘:友情死了,爱情也死了,不过我还活着而且明白了那条信息是被他偷偷看到的。可是,他为什么会在两年后突然旧事重提仍然是个谜。  杨涛的回复依旧简练而又精辟:  神经! 共 52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大小不一样是什么原因?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市治癫痫病去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