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门信息港 > 网络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四十四章 愿者上钩(1)

发布时间:2019-09-24 19:02:34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四十四章 愿者上钩(1)

浮云流动翻腾,此起彼伏,好像有一头凶恶的庞然大物突然闯入了这云海迷宫之中。

花火眼神一厉,就要站起身来。可是她稍一用劲,立刻疼痛更甚,每一寸血肉都如烧如烙,一时间面色苍白如纸,身上冷汗涔涔,她禁不住闷哼一声,颓然跌坐了回去。

“你怎么样?”孙苏合心中一紧,立刻想要去扶她。

花火微一抬手示意孙苏合不用,然后轻声道:“谢谢,你现在不宜乱动。”

她凝视着周围浮云的变化,脸上露出惊疑地神色,而后微微一松,随即涌出复杂的神情,似有欣喜,似有伤怀。她低声念道:“从惊门入,进三退一,折西五步入景门……”

孙苏合虽然不懂花火说的话,但是看她的面色变化,情况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糟。孙苏合顺着她的目光移动看去,但凡花火注目之处,下一刻必定应声变化,就像事前排演过一样,屡试不爽。

“转身向北,避死入休,再行十三,拨云见我。”

花火话音未落,孙苏合便看到陆微霜一手握着一支空试管,一手拂开云气,腾云驾雾般破开重重浮云闯了进来。

“阿霜。”

“阿火。”

两人四目交接,轻呼对方的名字,语带亲昵,却又有种微妙的生疏隔阂感。

“艾丽丝呢?”孙苏合见只有陆微霜一人,忍不住紧张地问道。

“她没事。我们突围后分头找你,她运气不好,去的是另一个方向。”陆微霜随口答道,目光却始终停留在花火身上。“你受伤了?还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太难看了。”

花火因为疼痛而紧绷的脸上如同春水破冰,鲜花初放一般绽开一抹笑容。“那以后,这还是次吧。阿霜,我们多久没有这样说话了。”

陆微霜在花火身前坐下,双目灼灼地盯着竖起耳朵的孙苏合,用她那一贯的含嘲带讽的语气说道:“偷听女孩子说话未免太下品了吧。”

孙苏合讪讪一笑,心中暗道:“就这么点大地方,我想不听也不行啊。”

“再见吧,如果还能再见的话。”陆微霜说着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浓浓的睡意不由分说地袭来,孙苏合脑袋一垂,应声跌入了熟睡之中。

“怎么样?”

花火问得没头没尾,但陆微霜却心领神会。她双眼一抬,锐利的目光似乎能够穿透白云与灰雾,直视藏身暗处的画先生。

“哼,余威犹烈,虎视眈眈。故意一路畅通地放我进来,也是为了试探你这边的虚实吧。真是狂妄。”

花火苦笑着说道:“狂妄,哎,他确实有这个资格。阿霜你何苦涉险呢?只要在外围佯攻……”花火说到这里忽然一滞,她猛然惊觉,陆微霜是关心则乱,所以才会不管不顾地冲进来。

只是这样一来就打破了原来便脆弱无比的微妙平衡,强援已到却不反身杀出去,那等于是自己承认已经无力再战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二百四十四章 愿者上钩(1)

,画先生岂会放过这个机会。或许此刻他已经在酝酿攻势了。

尽管情势危如累卵,一发千钧,但花火还是觉得心里一甜,连身上的痛楚也似乎消退了不少。

陆微霜皱起眉头,啐道:“你笑得好恶心啊。怎么,你觉得我胜不了一个受伤的人?”

花火摇了摇头:“胜负我不知道。但是实在是太危险了。我很清楚他的实力,就算受伤,他也有伤你甚至杀你的能力,更何况你还有两个碍手碍脚的拖油瓶。”

陆微霜冷冷笑道:“不要误会,阿火,你以为我是来救你的吗?我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你现在这丑态罢了。别忘了我们可是逐鹿游戏的对手。”

“阿霜,你心乱了。”花火柔声说道,澄澈的双目坚定地迎上陆微霜的目光。

陆微霜睫毛轻颤,眼睛一转,避开花火的目光,一时沉默不语。

“阿霜,虽然很多人都这么以为,但我感觉,你不是因为首席的事才生我的气的。我,我或许是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我知道你因为这件事受到家里很大的压力。可是我觉得,你其实根本不在乎什么首席不首席。那个时候,你是有意让了我,对吗?”

“别自以为是了,我才没有让你!我为什么要让你!”陆微霜大声吼道,可越是如此,越见动摇。

花火轻轻抽了一下鼻子,眼眶微微泛红,带着鼻音颤声道:“阿霜,我有时候会觉得你是一个迷,明明离你很近,感觉却好像很远,明明离你很远,却感觉你就在身边。我想懂你,可又害怕,害怕惹你生气。我还记得七岁那年,次见你的时候,在我眼里你就像会发光一样。你拉住我的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好暖。可是我太笨拙了,总是做些不合时宜的事,明明伤害了你,自己却没发觉。等过了很久之后,我终于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怕道歉会再一次伤害你,可是不说又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心里,就这样翻来覆去地想了又想,只能懦弱地欺骗自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如果我能早一点把自己心情告诉你……”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闷响,整个地面为之一震,周围的云海迷宫又一次如沸水一般翻腾起来。山雨欲来,连空气都变得铅一般沉重。

陆微霜沉声道:“已经开始了吗?啧,阿火,你觉得我胜算如何?”

“三七,你三。”

“你总是这样,从来也不肯哄哄我。”陆微霜脸上闪过一丝意味复杂的笑容,然后自言自语似地低声说道:“七岁,是啊,七岁那年,我们次见面的时候,你怯生生地躲在花教授身后,一对眼睛泫然欲泣,似乎对一切都充满了戒惧,美得纤细而脆弱,让人不忍触碰却又渴望触碰。我的心都化了,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我一定要保护你,不会再让你露出那种表情。”

“阿霜……”花火咬着嘴唇低声唤道。

陆微霜满是酸楚地苦笑一声:“哈哈,现在看来,这种想法不过是我愚蠢的傲慢,实在是太可笑了。在遇到你之前,人人都赞我是天才,是陆家的凤雏,连我自己都这么相信,因为无论什么,只要我愿意去做,都是。可是遇到你之后,遇到真正的天才之后,我才明白自己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

东莞好的男科医院
莱芜白癜病医院
吴忠男科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线问答
济南银屑病医院值班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