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门信息港 > 历史

叶檀天弘股权之争有三种可能市场对契约不尊

发布时间:2019-05-14 15:20:48

叶檀:天弘股权之争有三种可能 市场对契约不尊

如果事实是,双方股权之争不可开交,蚂蚁金服按照契约行事,内蒙君正尽力争取打规则允许的擦边球,对于市场也好,投资者也好,算是最好的消息。 近日,马云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说,今天的阿里比以前更危险,我们今天进入到任何领域,都碰上强大的阻力。阿里已经进入深水期,容易做的都被我们做完了,今后留下来的都是不容易做的。

一则消息可以印证马云的说法。1月4日,蚂蚁金服宣布已于2014年12月10日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内蒙古君正能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履行协议,向天弘基金缴纳应缴出资额6943万元。

天弘基金从亏损的杂牌军一跃成为基金明星,余额宝功不可没。这家成立于2004年11月8日的基金,2013年之前常年亏损,2012年营业收入1.14亿元,亏损达到1535.5万元。但在2013年,天弘基金与阿里巴巴联合推出余额宝,一举成为规模最大、客户最多的基金公司,乌鸡变凤凰,脱胎换骨。

2013年10月,天弘基金股东内蒙君正公告,阿里巴巴拟斥资11.8亿元认购天弘基金2.62亿元的注册资本。在增资扩股完毕后,天弘基金的注册资本将从1.8亿元增至5.14亿元,蚂蚁金服持股51%,成为绝对控股人。天弘基金股东变更申请于2014年2月19日提交,并于5月28日获得了中国证监会的核准。截至今日,除内蒙君正之外的其余各方均如约完成。

可以共患难,不可以同富贵。

据界面报道,内蒙君正迟迟未完成增资与天津国资委再次叫停此事有关。2013年12月2日,天津市国资委就天弘基金增资扩股事宜在完成国有资产评估备案程序的基础上按照规定进行了审核,并书面批复同意。由于现在天弘基金身价倍增,原天弘基金的第一大股东天津信托不参与此次增资,其持股比例将由48%下降为16.8%,并降格为天弘基金第二大股东,其利益必将减少,而作为天津信托的主管机构——天津国资委显然要重新考量这次股权转让。

对此可能性,我们只能说,早干什么去了,你确信,收回去之后,天弘基金不会再变成麻雀?

第二种可能性,内蒙君正为股价与业绩。内蒙君正不缺这区区6000多万元。2014年最后一天,内蒙君正公告,公司以26.35亿元通过摘牌方式受让华润股份与华润集团联合持有的华泰保险9.11%股份,同时公司全资子公司君正化工以18.69亿元通过摘牌方式受让宝钢集团、八一钢铁、上海五钢及中海油投资控股合计持有的华泰保险6.18%股份。交易完成后,内蒙君正及全资子公司君正化工持有华泰保险15.29%的股份。

能够拿得出45亿元收购华泰保险,却拿不出6000余万元,并且杜江涛手中集齐了银行、保险、基金、证券四大牌照,以火箭速度向金融业扩张,这样的局面无论如何说不通。

有内蒙君正的股东将未及时增资视为利好,如果内蒙君正2015年出资增资天弘基金股权所涉及6000余万元现金,天弘基金股权变更日理应为2015年,如此2014财务年度内蒙君正就会按照天弘基金年度收益36%股权进行分红,2014年度账面利润相当可观。这就是现实,不少投资者无视信用,为每笔信用透支的入账欢呼。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更大的阴谋论。《投资时报》曾报道,传闻中,杜江涛与马云私交甚笃,也是促成阿里介入天弘的重要推手。2014年11月19日至21日于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大会,杜江涛站在距马云咫尺之地。蚂蚁金服迟至1月4日才提起仲裁,也让2014年36%的股权成为现实,内蒙君正复牌后可能收获大量市值。

无论那一种可能性,都让人不放心,说明市场对契约无尊重之心。

舍弃上述三种可能性,如果事实是,双方股权之争不可开交,蚂蚁金服按照契约行事,内蒙君正尽力争取打规则允许的擦边球,对于市场也好,投资者也好,算是最好的消息。

南通手表回收
回收手机屏幕
光缆分纤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