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门信息港 > 旅游

演绎新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29:57

一      南屯乡老陈社区党支书记兼新陈村党小组组长陈来财从睡梦中被手机铃声惊醒。来电话的是乡政府农机站站长兼中兴管区党总支书记李军江。老陈社区新陈村直属中兴管区管辖。李军江在电话里说,市项目考核组一行人,大约九点来钟就能到达陈来财的干兄弟豹子的胶合板厂,让陈来财早点吃饭赶往胶合板厂,告诉豹子设备购置和土建工程的各个汇报金额。  陈来财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伸手拧开床头边的台扇,听着李军江絮絮叨叨地说着,对着手机连声“嗯”、“啊”的应承着,心里说:你说这么多我能记住,豹子也记不那么清楚啊。  豹子的大号叫于金豹,是高唐县刘庙镇前于村人,和陈来财是拜把子的干兄弟。豹子的胶合板厂的工商注册名称是高唐金豹木业公司,位于高唐县刘庙镇前于村东边,公司再往东不远就是禹城市南屯乡后于村,并且距离南屯乡后于村比高唐县刘庙镇前于村还近一些。基于以上原因,前天,乡政府分管招商引资和民营经济的副乡长王兰良专门给陈来财打电话,让他帮忙给豹子说说,用金豹木业公司来充当南屯乡的投资建设项目迎接市里的半年项目考核。王兰良说得很恳切,陈来财也不好推脱,给豹子一说,豹子也欣然同意啦。  陈来财在豹子的大办公室里喝着西湖龙井茶和豹子拉呱的时候,李军江的电话打了过来说,乡党委副书记、乡长蔡景明和副乡长王兰良陪同市考核组领导到了。陈来财就和豹子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看见两辆黑色的轿车进了公司院子,停了下来。从前面的现代轿车里先下来的是两个戴眼镜的人,白白胖胖的蔡景明和黑黑瘦瘦的王兰良,跟着下来的是大个子的李军江。从后面的奥迪轿车里下来几个戴着眼镜的文质彬彬的年轻人。陈来财赶忙介绍:“这是蔡乡长,这是王乡长。”陈来财深知,称呼机关部门的副职,得把“副”字去到。  豹子走上前,握住蔡景明的手,说:“咱乡的大领导,能不认识吗?”  蔡景明握着豹子的手,嘿嘿笑着说:“于老板,南屯乡的大企业家,在南屯那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他俩这么一唱一和,外人还以为二人多熟悉呢,其实蔡景明和豹子是头一次见面。  豹子又和王兰良握手,说:“王乡长……”刚想和王兰良寒暄几句,蔡景明说:“咱这伙熟人别罗罗啦!我给你介绍介绍市领导们!”蔡景明截住了豹子的话,也等于剥夺了王兰良的发言权。陈来财看见王兰良的黑脸更黑了。  蔡景明向奥迪轿车上下来的那几个年轻人介绍说:“各位市领导们,这是金豹木业老板于金豹,南屯乡的大企业家!”豹子摆摆手,说:“可别说什么企业家,全仰仗各位领导们支持和帮助!欢迎领导们来指导工作!”蔡景明又向豹子一一介绍了几个年轻人:“这是市考评办李主任……,这是审计局王主任……,这是民经局郑科长……”豹子和他们一一握了手,热情地说:“怎么着,领导们上屋里喝碗茶呗!”王主任掏出圆珠笔对蔡景明说:“蔡乡长,咱别喝水了吧!赶紧转转吧!”蔡景明嘿嘿笑着说:“行,听您这市领导的。于老板,领着我们到车间里看看头几天新购置的设备!”  豹子领着南屯乡政府和市考核组一行人进了车间。王主任看了看手里的记录本,问:“哪是热压机?”豹子指着一个又高又宽的装满了胶合板的大设备说:“这是热压机。”市考评办李主任问:“多咱⑴买的?哪里买的?”豹子说:“刚买十多天,有半个月吧!从河北邢台买的!”王主任推了推眼镜,问:“多少钱?”豹子刚想答话,蔡景明呲牙笑着看着豹子接上说:“是二百七十多万吧?”豹子愣了一下,说:“对,二百七十多万,不到二百八十万!”王主任看了看记录本,说:“嗯,对,单价加上安装费二百七十五万元。”  王主任又问:“于老板,你修这车间花了多少钱啊?”  豹子说:“二十多万块!”  王兰良跟上说:“你说的是一间二十多万唉,你这十间多钱啊?”  豹子说:“我就是说的一间二十多万啊,这十间车间总共花了二百多万块。”  豹子修完车间后陈来财来过一次,知道车间总共花了二十来万块钱。买热压机时,陈来财和豹子一起去的,花了九万多块钱。陈来财这才恍然大悟:给考核组汇报的投资金额基本都是实际金额的三十倍!看来电视新闻上整天播放的某某地方投资多少亿元建了个大企业,其真实性还真令人质疑啊!  陈来财去公司东南墙角处的厕所小解完事出来的时候,看见王兰良和考评办王主任正在车间后的旮旯里推让着什么,王主任看见有人走来,将一个信封装进了口袋里。陈来财猜想,信封里应该装的是钞票吧!  陈来财的猜想在去禹城市区的路上得到了证实。  豹子带领南屯乡政府和市考核组人员在金豹木业公司里转了一大圈,按照陈来财给他说的各个设备和土建工程的金额,把他公司的投资情况向考核组几个人吹了个底朝天,把南屯乡的民营经济发展和南屯乡党委、政府的领导人连说带摆划地夸奖了一番,博得市考核组的大加赞赏。  ,豹子和考核组人员及蔡景明握手道别。   蔡景明和王兰良耳语了几句,上车陪同市考核组人员走了。  王兰良留了下来。  豹子的金豹木业公司为南屯乡这次项目考核做出了巨大贡献,并且豹子在迎接考核中配合到位,表现极好。王兰良执意要到禹城的饭店代表乡党委、政府请豹子吃顿饭,表示对豹子的诚挚谢意,并说这是蔡景明临走时特别交代的,不然他这个副乡长没法向正乡长交差啊。豹子推辞不过,就答应了。于是,陈来财、王兰良、李军江以及金豹木业公司车间主任老刁等四人上了豹子的帕斯特轿车。   一路上,王兰良对豹子的表现赞不绝口,同时对迎接项目考核不得不造假表示了无奈和愤慨,并骂着说:“其实,考核组这些小死孩们也知道设备啊土建工程啊,根本不值咱上报的那些钱,他们也不点透。刚才,我已经给他们钱啦!少的五百块,多的一千块。奶奶的,没法啊!咱乡镇弄个好名次,他们落个钱,各有所图吧!”  说话间,帕斯特轿车就驶进了禹城市区。  按照王兰良的指挥,豹子驾驶的帕斯特轿车在禹城市区里左转右转就到了禹城豪华的饭店阿波罗大酒店前面的公路上。豹子停下车,说:“王乡长,我做得只是举手之劳的事,干么非得这么隆重的到这么高级的饭店,去别的地方吧!”陈来财也说:“王乡长,咱们没外人,去别的饭店吧?”王兰良把手一挥:“豹子兄弟,你这个兄弟讲义气,够朋友,让人信服。今天,就是乡党委、政府领导不拿钱,我自己拿钱我也得请你到阿波罗大酒店来!进去!”  豹子一打方向盘,帕斯特轿车就驶向了富丽堂皇的阿波罗大酒店楼前。    二    陈来财是在半个月后知道市考核组对金豹木业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考核数额为一千零八十万元的。当时,陈来财只穿着小裤头躺在吊扇下铺在地上的凉席上睡午觉,李军江打来电话,问:“在家吗?”陈来财模模糊糊地说:“在家呢!有么指示啊?李书记!”李军江“嘿嘿”笑了两声,说:“没指示,我和向主任在门口哩!你把大门打开就行!”陈来财“忽”地坐起来,对媳妇宝华说:“打开大门去,管区的军江书记来啦!”说着,陈来财赶紧穿上短裤和背心,把凉席卷起来竖在墙角。  李军江进了屋,后面跟着的是瘦高个的管区主任向吉雷。李军江坐在椅子上吸着烟说:“老陈大哥,现在你们老陈社区新陈村是远近闻名的肉鸡养殖专业村啦。今天是星期三,下星期一市领导要来你们村调研,你们村又得上电视啦!……对啦!那次你干兄弟的木业公司固定资产考核了一千零八十万元,可真给咱乡里挡事啦!”  老陈社区新陈村是南屯乡的肉鸡养殖专业村,全村共有肉鸡养殖户十四家,鸡棚三十多个,每年肉鸡出栏达到三十余万只。陈来财自己就有三个鸡棚,每年出栏肉鸡就达二三万只。以前,市、乡领导多次到过老陈社区新陈村视察肉鸡养殖的情况,市电视台和市报对老陈社区新陈村的肉鸡养殖业的蓬勃发展也多次做过报道。陈来财以为这次又是领导来老陈社区新陈村观摩养鸡的情况,说:“李书记,算啦!让市领导们上别的村吧!别光上俺村来看养鸡的情况啦!让领导们光到一个村,人家领导们不看烦了吗?”李军江吐了口咽,“嘿嘿”地笑着说:“这次市领导到你村来,和你村是养鸡专业村有关,但不是光来看养鸡的!”  原来,下周一是市级领导集中下基层调研日,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关仁世要来南屯乡调研党的建设工作,市委办文件明确通知:“各分包乡镇(街道办)及部门的市级领导必须深入群众调研工作。”去年秋天,南屯乡政府组织南屯乡的养鸡户成立了南屯乡养鸡合作社,办公室设在了老陈社区新陈村的村“两委”办公室。不过这个合作社也只是个名存实亡的民间经济组织,召开了一个成立大会,挂上了牌子,从来没起过实际作用。甚至大部分养鸡户根本就忘记了这个合作社的存在。这次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关仁世来南屯乡调研工作,南屯乡党委、政府决定,下周一在老陈社区新陈村隆重举行南屯乡养鸡合作社党支部成立大会。  “不但咱乡的宋书记和蔡乡长来参加支部成立大会,连市委组织部关部长也来参加这次支部成立大会。别的村的养鸡户都来参加大会。你找七八个真正的党员来装作养鸡户来参加会,真正的养鸡户来七八个就行。你是合作社支部书记,副书记是老陈村的党小组组长陈洪泉,支部委员是你村的会计陈登山。甭看他俩不养鸡,那天领导来了他俩就得说是养鸡户中的党员。”李军江吸了口烟,接着说,“别的你甭管,需要组织部审批的手续乡里去办。记住,参加合作社的养鸡户是六十五户,合作社支部中党员十三人,到时可别说漏啦!那天就用村‘两委’办公室那两间屋就行。现在乡里做各种制度、规定及支部组成人员分工的牌子去了。下星期一的支部成立大会得有五六十口子人参加,怕你这桌椅不够啊!明天下午,你找几个人等着,乡里连牌子带桌椅一块送来,你让人挂挂牌子,摆摆桌椅,打扫打扫卫生。”  “行。明儿过晌午我找好人等着,来时打我电话就行。李书记,这个您放心好啦!咱这个事应付好了。”陈来财起身把吊扇调到了,坐下说,“李书记,有个事,我给你说几次啦!就是陈来旺的树遮荫的事,他的树遮着好几户的地。一敛黄河水费,那几户就闹腾。多咱管区里来帮忙把树去掉啊!”  李军江仰起脸,吸着烟,“嘿嘿”地笑着,说:“行啦!你个滑头大哥,一有个事用着你呗,你就讲条件。等过去这个事,咱就来处理那个事。我早给蔡乡长汇报了。蔡乡长说了,你给陈来旺谈谈,这些树他自己去掉。他自己不去掉的话,给他硬去掉。不能因为他影响全村的工作!先别争论那个事,你先把过明儿的支部成立大会闹好了再说!”     三    经过乡、村两级干部群众的精心准备,南屯乡养鸡合作社党支部成立大会在流火的七月里的这个星期一上午在老陈社区新陈村大张旗鼓地拉开了序幕。  早饭后,陈来财、李军江、向吉雷早早地就组织好了人员,然后三人站在村“两委”大院门口翘首以待,耐心地等待着市、乡两级领导的到来。  两辆黑色的轿车一前一后缓缓地驶来,停在了村“两委”大院门口。从前面的帕斯特轿车里下来的是身材魁梧、面容较黑的南屯乡党委书记宋宝真和身材矮粗、白白胖胖的南屯乡党委副书记、乡长蔡景明。从后面的奥迪轿车里下来先下来是西装革履、身材矮胖并且有点秃顶的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关仁世,紧跟着下来的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张养玉和关仁世的秘书小岳,还有一个扛着摄像机的、长得挺漂亮的长发女记者。  陈来财紧走两步上前握住了关仁世的手,说:“欢迎关部长来俺村指导工作!”李军江也上前和关仁世握了手。宋宝真介绍说:“这是老陈社区党支部书记、新陈村党小组组长兼养鸡合作社支部书记陈来财!这是这个村所在管区的管区书记李军江!”关仁世笑着说:“老陈就不用给我介绍了,我上他这村来好几趟啦!老熟人啦!”陈来财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关部长里面请!”  陈来财引领着一行人走上村“两委”办公室里的主席台的时候,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主席台上已经按照主次顺序摆好了印有各个就座人员名字的红色桌牌,主席台正中的桌子上摆着的桌牌上的金黄色的“关仁世”三个大字熠熠生辉,格外引人注目。再往两侧的桌牌虽然同样是一般大小的红牌金字,和摆在中间的关仁世的桌牌比起来,就显得有点黯然失色啦。在关仁世左边的是张养玉,再往左依次是小岳和王兰良。在关仁世右边的是宋宝真,再往右依次是蔡景明和陈来财。宋宝真请关仁世坐在了主席台的正中的椅子上,  会议由乡长蔡景明主持。  会议的项议程是南屯乡党委书记宋宝真发表讲话。首先宋宝真代表南屯乡党委、乡政府及养鸡合作社的养殖户对关部长的莅临表示了由衷的感谢,随后宋宝真就南屯乡的养殖业特别是肉鸡养殖业的蓬勃发展的现状进行了介绍,宋宝真阐述了养鸡合作社支部成立的重大意义,说养鸡合作社支部将南屯乡养鸡户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合力,极大带动了南屯乡养殖业的发展,等等,等等。 共 1247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癫痫早期如何治疗方法 药物治疗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