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门信息港 > 法律

酒家逃难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06:06

一  梁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本是才华出众的大户,却因一场暴雨,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流浪者,而且连自己先前的做人理念和成功经验也都相继失灵,甚至成了愚蠢和错误的标签。他无法忍受这种变态环境,终走上了不归路。  那年的清明节刚过,微庄的天上突然飘来一朵奇特的云,此云形似猛虎、张牙舞爪,在天上屈曲盘旋、电闪雷鸣,闹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才扬长而去。一位过路的僧人吃惊道,虎云发威,定遭大难,微庄的灭顶之灾恐不远了!  一周后,微庄的东山上突然乌云密布、大雨滂沱,巨大的洪水倾泻而下,径直冲向了山脚下的微庄,顷刻间,整个村庄都淹没了。洪水退尽之后,村庄竟也离奇地消失了,连块瓦片都没留下。  微庄是东部山区的门户重镇,居住着上千户人家,村民们一直过着安闲而舒适的生活。这次天灾,谁也没有料到。  梁民是微庄的大户,村民都依附于他的土地。梁民是个心地仁慈的人,对待佃农就像亲人一样关爱,佃农有困难,他就想方设法去扶助,或救助、或看望、或免其租子;遇到自然灾害,他就去主动献粮,救佃农于危难之中。梁民也很有才,佃农遇到麻烦或是什么难事,都请他出谋划策,他的点子很管用,佃农们很认可,都说他长有一棵智慧的脑袋,满脑子都是金点子。在微庄,梁民有口皆碑、威信他高,无论干啥,都有村民主动帮忙;他提议个事,村民们都积极地响应,从没有办不成的事。村民们都说梁民是微庄的大善人、大能人,有远见,更有爱心。梁民很自信,他觉得做人就应这样,他生活得很幸福。  洪灾之前,梁民似乎有预感。这天晚上,他突然就感觉到很烦闷,便独自到东山上闲转,他一门心思想着进山,走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就走了一个多小时。可他抬头一看,竟发现天空中布满了乌云,而且不停地翻滚、咆哮,很快就下起了大雨。他急忙不顾一切地往回返,但雨越下越大,自己竟被淋成了落汤鸡,衣服紧贴着肌肤,凉意一阵一阵地袭来。他打着寒颤艰难地往回赶,回到微庄附近时,乌云却都散尽了,月光照得通亮。在他即将出山的时候,他用目光扫视山脚下的微庄,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偌大的集镇到底去哪了?他正怀疑之时,仔细一看,原来山脚下都是水,微庄已成一片汪洋。他无法下山,只好在山崖上苦等退水。待洪水退尽时,天已蒙蒙发亮,可微庄却依然没有影踪,就连农田也都变成了一道道深沟。看着这惨不忍睹的场景,他想起了自己的亲人,怜惜起那些被冲毁的农田来,他心如刀绞,嚎啕大哭,在山脚下默不作声地呆了许久。他一无所有,出于无奈,就决定去逃荒。    二  梁民由大户变成灾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为了生活,他只好谋划自己的出逃之路:向东,是密集的群山,人烟稀少,难以找到依附,不适合逃荒;向南,是一望天际的沙漠,无法生存;向北,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河深水急,难以逾越。想来想去,他似乎感觉只有向西适合自己逃难。于是,他决定向西而逃。  梁民逃荒之前在崖上呆了一整夜,在山脚下伤心了许久,没吃没喝,身心俱疲,脚下早已没了力气。但肚子饿得很厉害,只好在泥泞的道路向西逃难,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缓慢的就像是蜗牛爬行。他一路哭泣一路乞讨,经过了许多村庄,可洪灾的痕迹仍然没有消失,不是冲毁的墙壁就是冲倒的庄稼。他看到这些灾害,心里就特别难受,就联想到自己当初在微庄的生活,他恨不得马上远离灾害的影子,抹去这段悲惨的历史。  突然间,一个样貌整齐的村庄印入眼帘,这个村的街巷整齐干净,也未受到洪水的任何伤害。这个村有明显的特点,在所有能看到的墙壁上,都写着温馨的话语,什么“忠于庄主就是美德”,什么“忠诚压倒一切”,什么“为维护庄主的尊严而奋斗”,总之,都是体现忠诚的话语。在村庄的入口处立有一面巨大的影壁,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两个醒目的大字——忠庄。梁民一看这个村名,心里就又涌起了一股暖意:这是多么亲切的村名啊!他的心就像是又回到了当初的微庄,再次体会到了当初村民的尊重。于是,他决定在这个村停留,以发展自己。他兴奋地找到了庄主,向其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提出了自己的愿望。庄主说,救人于危难之中,是件积德的事!我同意你来忠庄就业!但忠庄是方圆三十里的忠诚典范,在这里生活必须遵守我们的规矩。梁民心想,入乡随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既然庄主同意收留,对我就是再好不过的喜事。他的心里乐开了花:忠庄的环境不正是我盼望已久的归宿么!想到此,他痛痛快快地答应了庄主提出的条件。  梁民提出要租种五十亩农田,庄主立马就答应了。但庄主说,地可以给你,但在租地之前要进行忠诚训练,这个训练要进行一百天,由我一手安排。为租到农田,梁民又爽快地应承了下来。  训练的天来了,庄主把梁民叫到自己身边,严肃地说,我要开佃农会议,在会议上要刻意显示庄主的体面,你得想方设法为会议服务,以体现出我的尊贵,这也是考验你的时候啊!我知道你会很为难的,不过,这是必须完成的,这也是起码的入庄条件。  梁民说,庄主,我完全同意,您就请安排吧!我一定做好这些事,并表现出我对您的忠诚。梁民觉得这样说好像是自己有失尊严,但毕竟得为吃饭作想,也就不在乎这些条件了。  庄主说,这样很好!今天,在我上台讲话之前,你要先鼓掌欢迎,待我坐定后,你要说“欢迎庄主训话!”这句话。  梁民心想,这都是搞什么啊!纯粹是些废话么!不过,人家庄主有地,为了生存,我也只能低三下四了。便应承道,好吧!我一一照办就是!梁民在微庄本是受尊重的主儿,但到了忠庄,一切都变了,他感到很为难。  梁民费了很大的勇气做过这些事,不过,总算是完成了任务,似乎产生了一点解脱感。但在庄主开始讲话不久,就又把梁民叫到了身旁,庄主低声命令说,一会儿,你得给我当众洗脚,这样才能显示出庄主的尊贵。记住,你一定要做得心甘情愿!  梁民一心思洗脚,还得当众,心里就有些不满。但毕竟是求人办事,得由着人家。他按捺住心中的不满,依照庄主的吩咐送了洗脚水,并主动“献媚”说:庄主,您讲话太劳累,请用热水烫烫脚解乏。梁民说这话时,心里极不情愿,但却都是无奈之举。他在洗脚时,更是感觉颜面无光。不过,他总算是坚持了下来。  第二天,庄主安排梁民和村民们一起学习村规。个议程是庄主讲解村规,在讲解时,梁民造例搞了服务。庄主讲解的很不认真,讲村规都是隔三差五地读读就了事。梁民看得出,庄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讲解规定的目的纯粹就是为显摆自己的待遇。庄主刚讲了一柱香的工夫,就安排课间休息。在休息的时候,梁民请教一位村民说,庄主多长时间组织一次这样的学习?村民回答,庄主好摆架子,这种活动很频繁,每周都要来一次。他还强调说,庄主说,必须如此,这样才能体现大家的忠诚。梁民又问,庄主讲话,用不用你们像我一样搞服务?村民说,我们都曾服务过,但有等级规定,我们现在都提级了,不用搞这些服务了。梁民心想:原来还有等级!我还是的一级。想到此,他的心里似乎产生了很大的压力。就在这时,庄主开始安排讨论了,他让大家十人一组,分组进行。梁民也参加了一个组的讨论,并按规定承担了记全组的讨论笔记任务。  讨论一开始,就显现出大家对庄主的愚忠来。这个说,咱这村规经典,不仅内容好,还有一定的文学价值!那个又说,是的!添一个字多余,减一个字则不像个规定!另外一人一听,感觉有了机会,就接话说,咱这规定用字用词都恰到好处!堪称经典啊!就在这时,庄主来巡察,听到大家发言,心里特别高兴,激动地说,咱这个组发言很踊跃,是全庄的楷模啊!梁民,你是新来的,一定要记好笔记。另外,明天每人写一篇心得。说完就急匆匆地到别的组去了。庄主一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讨论会顿时变成了闲聊会。梁民问一村民,怎么突然就不讨论了?村民说,你傻啊!刚才庄主已经肯定咱们忠诚了,这就够了。现在庄主走了,不会再来了,讨论已经没有意义了。不过,你得编好记录,否则,庄主会惩罚咱全组的。梁民顿悟。他明白这些讨论记录根本就没有用,只是一种虚荣心使然,却是应付庄主的有力佐证。  第三天,庄主选定几个村民宣读学习心得,梁民也在宣读之列。梁民只见几个村民宣读时,都满口赞成规定好,而且内容也基本上都一样,只是次序作了微小的调整。庄主一听,频频点头表示满意。当轮到梁民发言时,梁民如实谈了自己的看法,还提到了不足,讲了改进建议。庄主一听,当即就批评梁民立场不坚定,做事不谦虚,并罚其抄写三十次《规定》。梁民感到很憋屈,气愤地小声亨了一句“讲真话者挨罚,讲废话的却要受表扬,这什么世道?!”说此话时,被一个村民听到,当即就向庄主举报梁民。结果梁民被批斗了三天。从此,梁民越来越感到不适应,还因怕遭举报,患上了失眠症。终,因“不够忠诚”,被赶出了忠庄。    三  梁民被赶出忠庄后,只好继续向西乞讨,来到了一个叫钱庄的地方。这个村也有一些宣传,但很少,风格却与忠庄大相径庭。南面一幅标语是:有钱就有一切,北面是:无钱寸步难行。村口正面还有一幅标语:有钱花钱,没钱卖力,一切用钱来说话。他一看这标语,就觉得务实。便兴奋起来:我总算遇上务实之地了!真理是永存的!他高兴得不得了,便手舞足蹈起来,嘴里还低声亨起了当地民歌《钱霸道》:好山好水好地方,凝财聚力做事忙,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堆如山乐开花。就在他兴高采烈之时,从钱庄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来,他急忙上前打问庄主的住处。但那中年男子却不理不踩,待再次问话时,中年男子只用手做了个数钱的动作。梁民心领神会,急忙伸出一根手指来回复,意思是出一文钱。那中年男子却伸出了两根手指。梁民无奈,只好给了男子两文钱,那人才在地上画了庄主住处的指示图,原来那中年男子是个哑巴。  梁民见到庄主后,说明来意,并表达了想迫切挣钱的愿望。庄主面无表情地说,本庄有许多作坊,能做酒、做醋、做豆腐、做饭等等,你可选其中一样来做工。梁民说,我就做豆腐吧!庄主说,好!做豆腐就得到豆腐作坊去学艺,你先缴纳二十文学艺费吧。梁民说,我身上只有十文了,这可咋办啊?庄主说,缴十文钱也行,不过,你得为我们多干十文钱的活,折算下来合两天的工钱,你就做两天义务吧。梁民很痛快地答应了庄主。  梁民做了二十天的豆腐,挣了一百文钱,扣除十文学艺费后,实际领到九十文。他突然觉得做豆腐这活儿太苦重,就想改做别的事情,便去寻找其它工作。这时,一位老者心脏病发作,突然倒地,面部表情很痛苦,手往口袋里拼命地掏,掏得很吃力,可怎么也够不着。周围有许多人都呆呆地看着,却都迅速地躲开了。梁民知道老者是找急救药,便上前帮老者找到药,并放在了老者的口中。片刻后,老者的身体得到恢复,掏出一张两千文的银票送梁民。梁民摆了摆手说,我不要,这是人之常情,应该的!老者说,你帮了我,救了我的命,我不仅应该出帮忙费,还应出救命钱。按钱庄的规矩,你应该收这钱。梁民不听这个,反正就是不要。这时,他突然听到周围的人议论他:我看这人就是个傻子;这人的脑子准是进水了,真她妈的傻;咱钱庄有这样的傻逼,悲哀啊!梁民不管这些,依旧寻找着自己的工作,可一不小心竟崴了脚,崴得很严重,根本无法站立,无奈便求助于他人。这时,一位年轻人正好走了过来,梁民急忙请求其搀扶。可年轻人却说,一百文如何?梁民说,我只有五十文了。年轻人又说,不要紧的,等你脚好后,为我做十天义务就行了。梁民答应后,那个年轻人才过来搀扶。梁民渐渐地发现,自己在钱庄根本就挣不到钱,且越欠越多。他认为这都是自已不适应这种坏环境,自己帮人,从不要钱,求人帮忙却要付很多钱,而且在这里想挣钱很难,这里的人都想挣梁民的钱,而且什么钱也想挣。这些人还看不起梁民,认为梁民的理念跟不上时代。但梁民不这样想,他感觉有好多钱就不能挣。若这样下去,自己必然入不敷出,且有被指责的前兆,怎能长久?!可他是个大善人,就情愿义务去帮人。想到此,他愤愤地向西而去。虽然脚未愈,走路依旧一瘸一拐,但他觉得在这种环境下特别憋屈,比一瘸一拐难受多了!他决意要离开这里。    四  梁民又来到了挚庄,这里的村民都长得额头宽高、气质非凡,做事时都喜爱显示自己的诚挚。梁民心想:人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挚庄的人,一看就都精明无比,若在这里生存,肯定会成为和他们一样的智者的。这不正是我所追求的尊贵么!这才是真正的尊贵。想到此,他对自己的前程又重新鼓足了信心,决定在挚庄拼一回。  梁民遇到的个人是开药铺的,姓吴,人们都称其吴老板。吴老板戴一副圆型眼镜,又爱咬文嚼字,一看就是个有知识的人。梁民热情地迎上去请求找个事做,以便维持生活。吴老板说,这个好办,我这药铺就缺个助手,你能来帮忙,我很高兴。梁民说,谢谢吴老板!……话还未说完,吴老板就抢过话茬说,我是同意你来当助手了,但给我做事得上点心。否则,我是要换人的。梁民一听要换人,不就是要炒鱿鱼么!吴老板这是话中有话,我得去认真问问。梁民说,何为上心?吴老板说,就是为患者的健康多动动脑子,用真挚的态度打动患者,让患者诚心诚意接受服务。梁民一听,觉得这很在理,怪不得这个村叫挚庄呢?原来做事讲诚挚了。于是,欣慰地接受了吴老板的做事提醒。梁民跟随吴老板卖药特别谨慎,就是因为吴老板有言在先,梁民要用行动做给吴老板看。可时间一长,梁民发现吴老板的“诚挚”纯粹是为了自己。 共 658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怎么办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
常见的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