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门信息港 > 教育

茂名前书记狱中生活床头题诗遍插茱萸少一人

发布时间:2019-04-23 20:39:21

新快报来到广东阳江监狱探访,发现职务犯的监仓几乎都是10人以上的上下铺,和所有普通犯一样要按时起床劳动生产……茂名市人大原副主任朱育英甚至称:“职务犯集中关押反而比以前管得更严了。”

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所住的监舍,他的床上有几本平时打发时间看的书。

非专管警察不得与职务犯私下谈话

打招呼找关系的情况少了

探访职务犯罪人员集中关押试点阳江监狱

■新快报 黄琼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文

■新快报 孙毅/图

新快报讯 曾经身居要职、呼风唤雨的官员,落马后要经历怎样的高墙生活?去年底,广东监狱在阳江监狱等6所监狱试点集中关押职务犯罪服刑人员(下称职务犯),具体情形如何?昨日,新快报来到广东阳江监狱探访,发现职务犯的监仓几乎都是10人以上的上下铺,和所有普通犯一样要按时起床劳动生产茂名市人大原副主任朱育英甚至称:职务犯集中关押反而比以前管得更严了。

服刑者集中50岁年龄段

去年12月,阳江监狱与番禺监狱、清远监狱、梅州监狱、惠州监狱、女子监狱成为6所集中关押职务犯的监狱。广东省监狱管理局表示,由于职务犯资源多,人脉广,监狱经常会遇到打招呼、找关系的执法风险,职务犯也更容易享受特殊处遇。为规避这些执法风险,广东监狱开始对职务罪犯实行集中关押,包括县处级以上干部和县处级以下的部门一把手。

阳江监狱监狱长林映坤介绍,该监狱共集中关押了100多名职务犯,多数为40岁以上,50岁占主体,为68岁,上至正厅级,他们中多数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老年慢性病。

规避了老乡情隐患

林映坤告诉,由于六监区关押的多为粤西地区的职务犯,监狱特别规避了老乡情可能带来的隐患,现在的15名警察都不是来自于粤西片区。此外,监狱还综合考虑挑选业余生活比较单纯、人脉不算广的警察,从源头上规避执法风险。

除专管警察外,监狱领导或业务部室人员因业务关系找职务犯个别谈话教育,需有专管警察在场且谈话人员和谈话内容要在《探视本》上进行登记备案,其他警察一律不得私自找职务犯谈话。

同等待遇但管理更严格

六监区的副监区长温警官说,职务犯一入监服刑,由于身份落差比较大,都有强烈的心理落差,刑期长的心理压力尤其大。监狱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制定改造计划,心理、身体状况分别有针对性辅导。

此外,对于职务犯没有任何特殊。住是一视同仁,有的职务犯还和普通犯同仓;劳动改造也是按照统一标准进行,除了有些老弱病残,其他的都和普通犯的劳动级别相同。

不同的,或许就是在从严管理上:职务犯在申请减刑时,其档案中的表扬、积极分子等表彰项目均要重新进行进一步审查,而对于普通犯,则是按照正常程序的复查、抽查等。

职务犯放平心态更好管

为彻底去除特权,保证执法公平,监狱取消了非隔离会见场所,所以罪犯一视同仁,在有警察现场监视的情况下会见。林映坤接到的打招呼随之少了许多。为让家属放心,六监区每个季度举办一次开放日活动,服刑人员可主动向监狱申请邀请家属来监狱参观。

职务犯的工作挺好做的。林映坤告诉新快报,职务犯普遍素质比较高,很多规定一说就懂,很快能接受。也因此,他们对应的投诉也不多,基本能做好自己的事。他表示,职务犯的心态能放好的话,一般都能很好地工作。

不过,也会有人攀比有多少人来探望自己,有多少人关心自己。

现场

罗荫国和13狱友共住一室

他说在监狱里喜欢看书,尤爱古诗词

阳江监狱六监区二楼监舍201房,由于监狱押犯数量增加,关押条件有限,大约15平方米的房间关押了14名服刑人员,房间两边各摆了3张上下铺,中间还加了一张上下铺。天花板上有两台摇头风扇嗡嗡作响,阳台上有大约5个水龙头,这是他们洗漱、冲凉的地方。相比刚刚修整过的一监区,这里显得有些破旧。

靠近铁门的下铺床位,罗荫国三个字工整地印在床卡上,他就是因茂名官场地震中下马的前市委书记。

墙上的心灵园地上是一首手书王维的诗: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遍插茱萸少一人。落款是2014年夏。旁边是他写下的心愿:深深祝愿亲人身康体健盼早日归家,与你们相聚。后来,罗荫国告诉,这是他在几天前写下的。

床底下的个人收纳箱里,放着几套囚服和一条红双喜,里面还有好几本书,《唐诗三百首》、《品国学》、《货币战争》旁边有三个本子,整齐地抄满了唐诗宋词,其中还夹了不少剪裁的小纸片,上面也是密密麻麻的水调歌头等,细心的他甚至还在首页做了目录。

甚至,还有他自创的小诗:高墙一小草,寂寞迎风雨,唯有羁人疾,惆怅独自知。

其后,罗荫国在接受采访时称,在监狱里喜欢看书,尤其是古诗词。

至于抽烟,根据监狱规定,可以在指定地点限时抽烟,罗荫国会有所节制地购买一些烟草,也就是双喜、七匹狼、黄金叶这些。他告诉,以前自己抽的是云烟白盒,也不算什么烟,其实没什么落差,只是以前都每天抽一包以上,现在控制在8支以内。

在狱内公示的零花钱目录上看到,他上月获得劳动报酬50余元,收到汇款1万余元,花了500多元。管教干警告诉,按管理级别他目前处于考察期(刚入监不到半年),其每月花费不能超过500元,但因他大部分用于购书,购买书籍等学习用品是可以超出额度的。

监狱多次组织职务犯学习5号文

今年初,中央政法委出台了5号文《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指导意见》,要求职务犯罪等三类罪犯的减刑间隔和幅度等要从严把握。如无期徒刑的减刑间隔,由过去执行二年以上延长到现在执行三年以上等。5号文在阳江监狱的职务犯统一关押监区,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茂名石化原总经理姚志方因受贿被判无期,于2009年4月入监,此前已经有两次减刑,余刑16年3个月。而身患糖尿病的茂名市人大原副主任朱育英,因受贿、行贿获刑无期,2012年9月入监,尚未减刑。

就此,阳江监狱多次组织职务犯学习5号文,召开座谈会等,终于慢慢让大家接受了。其中,罗荫国转变得比较快。

■相关链接

建立罪犯诉冤机制

在推进深化狱务公开的同时,阳江监狱建立起相应的罪犯诉冤机制。按照5号文要求,在认定三类罪犯时,曾有一名因受贿罪被认定为职务犯的服刑人员向监狱申请复议。监狱在认真核查后,发现该犯入狱前是非国家工作人员,不能被界定为职务犯,马上取消了对其认定。

怕老部下照顾 主动申请不与职务犯统一关押

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狱中受访:

■新快报 黄琼 通讯员 尹华飞 阚淼/文

■新快报 孙毅/图

新快报讯 作为茂名官场窝案中的头号落马官员,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的犯案经历备受关注。2013年8月,罗荫国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中山市中院一审判处死缓,其并未上诉。同年11月,罗荫国被移送至阳江监狱,成为广东监狱试点职务犯罪集中关押的首批试点的服刑人员。昨日,新快报来到阳江监狱,听罗荫国讲述从干部领导到阶下囚的心路历程。

偌大的劳动生产车间,风扇在头顶嗡嗡作响,热浪一阵阵扑面而来,这是职务犯统一进行劳动改造的地方。他们中,不少人戴着眼镜,不少人头发花白,都有条不紊地在进行手下的工序,鲜少抬头。要不是经人指点,不会认出靠在窗边一角的罗荫国,他抬头笑了一下,很快又低头投入工作:拿出黑色配件,依次将两块铜片安放进去,再是下一块天气炎热,旁边的人都穿着拖鞋,只有他,一丝不苟地穿上了袜子和布鞋,坐得端正。

在工作间隙,新快报得以与罗荫国进行了对话。

怕老部下照顾 不愿与职务犯统一关押

新快报:觉得这里条件怎么样?

罗荫国:老实说,这里条件不算好。之前在看守所相对会好一点。刚入监时,多时一间房住过17人,原本是放6张上下铺住12人的,后来就加床。不过这个时间也不长。也就是一个多礼拜吧,现在我们房间住着14人,加了一张床。

新快报:要参加劳动生产觉得辛苦吗?

罗荫国:这个倒还好。我干过插铜刀、拉单边(接线头)、插灯管等工种,冬天刚来的时候,手上都脱皮了,手指还渗血,也要贴上胶布继续干现在好了,没什么感觉了,(举起双手)手上都是老茧。

新快报:平时作息是怎么样的?

罗荫国:早上6点多起床,洗漱早餐后7点开工,中午11点半收工,午餐。然后午休一个小时,再开工,晚上5点半晚饭。晚饭后天气好的话就和其他监区的人一起去场子里看电视,不然就在房间里自己看书,晚上10点关灯睡觉。

新快报:听说你来监狱提的要求就是,不跟职务犯统一关押(罗是与普通罪犯关押),你是出于什么考虑?

罗荫国:我那个监区也有职务犯,只是不统一关押,这是因为我当时来得早,好不容易适应了这个监区,后来说统一关押,我就不想再换了,再说我来监狱的期望就是能安安静静地好好学习,不想再动了;另外,这里统一关押了不少茂名官员,不少是我以前的老部下,有的跟我关系还不错,这么多年了,我怕他们照顾我,也觉得尴尬,所以就觉得分开或许比较好。

有人还叫我书记,但我清楚只是个称呼

新快报:在监狱见到老同事,他们怎么称呼你?

罗荫国:他们见了我还是叫我书记,毕竟叫了这么多年,也有人叫我老罗。我自己很清楚,到了监狱里,这对我来说只是个称呼。

新快报:会不会想以前的事?

罗荫国:说一点不想肯定是假的,但这些时间过了也就淡。我挣扎的时候是在看守所,刚开始的时候落差实在太大,现在慢慢习惯了吧。

新快报:对于今天这种局面,你有没有想过原因?

罗荫国:我不想说了原因很复杂,但我自己肯定有错。

职务犯严格要求 对普通犯起正面影响

新快报:听说跟你同监仓的有杀人犯、强奸犯还有贩毒犯,你跟他们相处得怎么样?会聊天吗?

罗荫国:也会聊天,聊一些社会上的事情,谈谈劳动改造、生活等等。不过我这个人比较低调,人家不是主动问起来,我不会主动谈这些问题的。

新快报:觉得在管理职务犯和普通犯有不一样吗?

罗荫国:我就是个普通的犯人,其实没什么两样,甚至有时候对职务犯可能要求还更严格一点,一般犯人能说的、能干的,我们都不能。比如他们可以对一些事破口大骂,但我有意见也不能骂,要注意身份;在生活上,比如说随地吐痰,我们也不能做,我来这半年没这么做过,我觉得在其他犯人中还是能起到一些正面的影响的。

儿女都在茂名,我不是裸官

新快报:你现在想念谁?

罗荫国:我老婆她也在监狱。

新快报:你有想过会连累她吗?

罗荫国:我出事的时候就想,她进监狱估计也免不了。是我连累了她,但夫妻俩这是难免的,相信她不会怪我。她以前是老师,后来到了党政机关,又退休,一直很宽容,照顾我,以我为中心现在我们只能靠写信来联系,两三个月一封,交流一下近况,互相安慰和鼓励。

新快报:此前,社会上有不少关于你涉案的一些传闻,包括说你是裸官,你怎么看?

罗荫国:我不想说。我的儿子和女儿都在茂名(女儿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来),如果我是裸官,他们以什么身份来看我?他们现在都没有正式的工作。我来监狱的希望就是能安安静静地改造,那些络的炒作、道听途说,我没听到,也不想管,有些事自己做了自己承担,我已经受到惩罚了。

新快报:对于年轻的公务员,对于你的儿女,有什么建议?

罗荫国:我相信他们会从诸多人和事中慢慢悟出他们想要的。至于两个孩子,他们没有垂头丧气,没有因此抬不起头做人,我有嘱咐他们要好好做人。

新快报:今后有什么打算?

罗荫国:如果不是监狱方面需要我出来说明一些事情,我也不希望见诸报端。我现在安定下来了,劳动每天按时按量完成,有些难受有些困难,还算踏实,一天天过吧。

来源:金羊-新快报

(:water)

宝宝止咳化痰吃什么药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小儿感冒流鼻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